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腰疼跟肾有关系吗 >> 正文

【看点】风雨同舟(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科里有仨年轻小伙子——小张、小王与小李。

科长是个文质彬彬的人,话虽不多,但文绉绉的,四十刚出头,还算年轻,却常常坐在办公桌前凝眸蹙眉,一副若有所思、老成持重的样子,望着茶杯里悠悠下沉的茶叶片也能生出几多感慨:人生如梦也?人生如戏欤?人生如茶乎?

每每这个时候,三个小字辈捂嘴窃笑的同时,小张会把科长的形态画成卡通人物,小王会把科长的样子捏成橡皮泥人,文学才华最高的小李会把科长的神情提炼成一个精彩逗趣的段子。他们下班后就去那个叫“家常鲜”的小酒店聚会,把各自的作品拿出来交流、品鉴,在一番评头论足的争论中不乏心满意足的哈哈大笑,最后更有小张站起身来,描摹科长的举手投足、瞪眼蹙眉、长吁短叹,真是惟妙惟肖,让人笑到要岔气,仨人把一天的拘谨都肆无忌惮地释放到了小酒馆的酒香里。

科长当然知道这几个年轻人的鬼把戏,科长走的路比他们过的桥都多,流的口水比他们喝的粥都盛,淌的鼻涕比他们吃的粉条都长,几个毛头小子的挤眉弄眼怎能瞒得过他的法眼。科长不揭穿他们,是觉得被年轻人关注是快乐和幸福的,说明自己还没老到让年轻人乏味,自己还是有魅力的嘛。不过,科长也因此苦闷:有魅力的自己只混个小小的科长实在委屈了,委屈乎?委屈也!

科长每每想到仨年轻人拿自己开涮,就莞尔一笑。

三个小伙子都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小张年龄最大,来科里最早,接着是小王,最迟是小李。小张和小王是城里人,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对城里的人情世故了如指掌,小李来自山旮旯,土里吧唧,年龄最轻,个头也瘦小,似乎有点呆头呆脑。可他们突破城乡差别,好得像同胞兄弟,穿着打扮都刻意一样,油亮的歪梳头都向一个方向偏,吸烟时吊儿郎当的神韵也都差不离。他们整天形影不离,吃饭一块,上班一块,去WC也一块,星期天更是一块睡懒觉,一块看电影,一块逛夜市,一块打游戏,一块去KTV欣赏美女,偶尔也一块去野外享受自然的宁静——比如去郊外钓鱼。

科长看着他们好得像连体儿,就莞尔一笑。

有一次局长来科里检查,发现资料柜上的钥匙没拔下来,震怒道:这是严重失误,是不可饶恕的工作事故,资料泄密了怎么办,丢失了又怎么办,谁能承担得起?小李说是他取资料后忘了关,小王说是他放资料时忘了拔,小张说下班他走得匆忙忘了锁。最后仨人都被通报批评,写出书面检讨,扣发当年奖金。

其实是小李忘了锁。他对两个哥哥佩服得五体投地,患难之处见真情啊。

科长看着他们有难同当的样子,就莞尔一笑。

有人给小张介绍个对象,第一次见面时仨兄弟同时到场,这让女孩和她的父母很意外,他们不明白男方的父母为什么没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两个毛头小子。在后来与女孩的交往中,小张在前,两个兄弟总是远远地尾随其后护驾,这让敏感的女孩很不舒服,哪有谈恋爱要兄弟当“护卫”的呢。最后红颜一怒,拜拜了。可小张并不后悔,还说容不下兄弟情谊的女人那是针孔般的心眼,是小肚鸡肠的狭隘怨妇,不要也罢!

科长看着他们洒脱不羁的样子,莞尔一笑。

小李有一天外出送资料,走到局大门旁边被一个开小吃铺的小贩泼了一身污水。落汤鸡般的小李和小贩理论,小贩不但没有道歉,还振振有词地说,你长着一脸倒霉相,在错误的时候走到错误的地方享受上帝的洗礼,活该!咦,这个小贩为何如此刁蛮?原来小贩是当地人,跟某副局长是八竿子连起来的亲戚。小张和小王知晓后义愤填膺,他们选择休息日,到发廊做了多彩的头发,穿上风衣,戴上墨镜,骑上吼声如震天雷般的摩托赛车,带上小李去兴师问罪。有备而去的他们凭借犀利的口才把小贩训得哑口无言,想耍无赖的小贩正要动手,被人高马大的小张挥手掌掴,趔趄着连连后退。小贩的女人叽叽喳喳要撒泼,被魁伟的小王掀翻在地。小张指着小贩的鼻尖,声色俱厉地告诫道:你小子的亲戚是副局长,可你小爷我的亲戚是正局长,正大还是副大?你才出来混几天,就想称王称霸了?开个小铺,才赚几滴油水就觉得自己肥头大耳了?小贩夫妻被不知来头的两个年轻人唬住了,点头哈腰,鞠躬作揖,不停地诅咒自己,发誓要洗心革面,并向小李频频道歉。小李拘谨地接受着道歉。

晚上,仨人在“家常鲜”小酒馆里喝得痛快,释放了连日来的憋屈。小张和小王告诉小李:小市民就是狗眼看人低,爱欺负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你今后出门要攒足气场压住对方的气焰,现在这世道就是真真假假,弱肉强食,你怂他就凶。

小李后来再遇小贩夫妻时,他们老远就打招呼,满脸堆笑,憨态可掬。小李渐渐感觉他们似乎并不霸道,好像原来就很憨厚淳朴,不禁觉得自己先前该是眼笨,咋没看出来人家的好呢?

科长知晓他们同仇敌忾的故事,莞尔一笑。

小张的父亲生病了,仨兄弟轮流伺候,殷勤周到。病房里的病友都以为老张生仨儿子,羡慕得不得了。小王的姐姐出嫁,这仨兄弟一起送亲到婆家,婆家人以为小王姐姐有仨弟弟,恭敬得不得了。小李的母亲去世了,这仨兄弟一起披麻戴孝,同守棺木,小李的邻居们敬佩得不得了。

科长品着他们桃园三结义般的兄弟情,莞尔一笑。

三年了,三个兄弟还是三条光棍,还是如影随形,走路的姿势,说话的腔调,看人的眼神,逗乐的方式……越来越相近。科里的许多同事都认为他们的“三观”契合,是难舍难分的精神共同体——莫非他们还有同性恋倾向?

科长瞅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态势,还是莞尔一笑。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小李提议去钓鱼。小张、小王从被窝中一咕噜爬起来,欣然赞成。他们收拾好钓具,准备足鱼食,穿戴好行头,带上吃喝拉撒所需的东西,骑着一模一样的山地自行车,像三支射出的箭,向目的地进发。

他们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浮尘,别离了科室的憋闷和诡秘,淡忘了科长肉嘟嘟脸上的微笑及诡谲。

他们租了一条钓船,驶向湖中央。阳光和煦,碧波连天,金光粼粼,扁舟轻弄,欢声笑语铺满湖面。

垂钓时刻,大家屏住呼吸,周围一片静谧。好久,突然迸发出嚎叫,小张在长时间的压抑和等待中竟把一条大黑鱼钓上来了……又一条鲤鱼钓上来了……湖面上不时荡起欢声笑语。鱼儿活蹦乱跳,他们比鱼儿还活蹦乱跳,仨人遗忘了时空,只陶醉在和鱼共处的快乐里。

天渐渐暗下来了,风起了,浪涌了,云聚了,雨倾了。

小船颠簸得像发疯的怪兽在一刻不停地翻跟头,天旋地转。船舱里聚满了水,摇摇欲沉。

小张大吼:我跳下去,减轻船重!

小张抓起他的背包毅然地跳了下去,消失在惊涛骇浪中。

小王大吼:我跳下去,减轻船重!

小王抓起他的鱼兜果敢地跳了下去,消失在惊涛骇浪中。

小李在船上急得大呼:你们怎么这样呢!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重归平静。被肆虐的狂风暴雨侵袭之后,湖面一片死寂,升起的月亮煞白煞白的,凄楚地抚慰着如镜的湖面。那叶扁舟不知何往,许是沉入了湖底。

第二天,小张和小王正常上班,小李没有。科长没向他俩问原因,小张和小王惊讶无比,他们先前准备好的无数个释疑的预想都没派上用场。

科长瞥见他俩魂不守舍的样子,莞尔一笑。

从此以后,小张和小王不再形影不离。他们见面也只打个淡淡的招呼,或者尽量绕道而不相遇。

十年后,科长升成局长,小张和小王也都到不同的科室当了科长,他俩看年轻人也如当年科长看他仨差不多,常常莞尔一笑。

有一天,本市的晚报载文称,南方影视集团文艺部总经理率明星演艺团来本市演出。配发的总经理图片赫然是小李,他容光焕发,帅气俊秀,比十年前还显朝气蓬勃。小张和小王捏报纸的手抖动着,端茶杯的手也摇晃着——那茶水幻化成了能吞噬一切的汹涌波涛,浮着的那片茶恍如挣扎于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

他们各自收到李总的邀请票,都附上一张同样的字条:

“哥好!很遗憾,那天的风高浪急阻隔我们分离至今。

“其实,那天之前我就和科长谈了我的心声,科长表示挽留,要我再慎重思考几日。当时,我在南方影业集团的招聘考试中已被录取,但我犹豫了好长时间,因为我对咱们的兄弟情义恋恋不舍。

“我当然知道那天有暴风雨,还知道张哥的背包里藏有救生衣,也知道王哥的渔兜里隐有冲气囊,更知道你们曾经练习过战胜风浪的技巧,而我事先询问了船主,掌握了船上自救的机关。其实,我的老家位于河边,从小在水里泡大的我自然是弄水的高手,我向你们说我不会水,那是戏弄你们的谎言。

“正是你们的弃船而去,我才决定离开那个温馨的仨人‘俱乐部’,毅然去了南方。

“在你们的心中一定以为那叶扁舟沉没了。今天我安然回来了,但愿我们的情义没有葬入湖底,而如湖面初醒的睡莲,正散发着沁人的芳香;但愿我们的人生似梦不是梦,像戏不是戏,如茶不是茶。

“本次演出的剧名:风雨同舟。

“我是编剧兼导演。弟恭请哥光临。”

他们都把字条燃成了灰烬。

下班后,局长斜睨着他俩魂不守舍的样子,莞尔一笑,问:去不?

做哪些检查就能够发现癫痫病
小孩癫痫病好治吗
老年癫痫病的症状都有什么呢

友情链接:

瓦解冰泮网 | 茂名市论坛 | 三年级黑板报设计 | 南宁香格里拉广场 | 针灸视频下载 | 羽田桃子作品 | 商贷利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