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茂名市论坛 >> 正文

【看点·新生】拆迁(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顾宝林究竟是干什么的呢?他是不是有什么背景?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张勤就一直在想这些问题,上班,张勤就被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叫到了办公室,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到黄家胡同,去做一个叫顾宝林的思想工作。据主任说,这个顾宝林年纪不小了。在做工作时,一定要注意工作方式和方法,千万不能让我们有什么把柄捏在了他手里。

走出了主任办公室,到了自己办公室,同事小李问张勤,主任叫你是不是让你去做那个顾宝林的人的思想工作?

张勤说,你怎么知道?

小李说,用脚趾头想都能想清楚。

张勤觉摸着,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他问小李说,是不是这个顾宝林有什么背景,别人不想去招惹他?

小李看了看同办公室的其他同事们,大家虽然都没有抬头,可明显能感觉到,他们耳朵都竖着在偷听。小李把张勤拉到了门外,又探头往里望了望,他看到有个把人正在往门口张望,小李又拉着张勤往一边走了走。很神秘地说,你估计还不知道吧?

张勤说,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不是被主任派去出差了吗?一直都没在单位。

小李说,这些我都知道。我告诉你吧,那个顾宝林可不是个好惹的茬,他一点背景都没有。你也听说了,黄家胡同是在城市拆迁范围内。那里很多家都已经按照规定搬走了,有个别人就是钉在那里,不愿意走。也不是开发商不给他们条件,而是他们得了便宜还卖乖。当起了钉子户。主要是这个顾宝林带的头,只要他走了,那些家庭都好办。都在看着他一家子呢。

张勤掏出一颗烟递给了小李,急切地说,你说清楚点。别这么搞得我一头雾水。

小李说起了前几天的一件事。

那次,有个区工作人员到了黄家胡同,找到了顾宝林,说是去做顾宝林工作,主要是问他为什么不搬家的问题。头一次去,被顾宝林给撵了出来,这个工作人员不死心,第二次又去,结果,顾宝林家门都没有敲开,没敲开并不是多大个事,走人就得了。可领导交代的任务,总不能回去说敲不开门就算了吧。工作人员也固执地敲门。正敲着门,工作人员听到了在平房的平台上,有动静,他抬头往上看,这一看不打紧,结果从平台上直接浇下来了一盆水。当时这位工作人员就感觉到了这盆水有股子怪味,当他伸出袖子闻闻,才知道,原来平台上浇下来的是一盆尿水。当时这个工作人员气得两条腿直打哆嗦,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他找到了派出所报警。接待他的警察听了述说,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干嘛去招惹他?连我们都拿他没办法。上次我们去了,他就往地上那么一躺,好歹我们都有执法记录仪,不然,可就麻烦了。你还好,他没有直接说你打了他。

工作人员说,那我这件事就这么算完了?

接待警察说,我们这个地方卫生间有洗澡的,要不然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拿毛巾,衣服你也洗了,我再给你找件衣服先穿上,等你回去了再还给我们。这个顾宝林年纪也大了,还一身病,我们也拿他没法子,搞不好,我们还吃不了兜着走。

等警察拿来了东西,不解地问,你找他干什么?

这位工作人员叹了口气说,这不是领导让去的嘛。市里不是搞拆迁吗?他就是不搬,市里领导想让我们给他再做做思想工作,甚至可以找记者曝曝光,直接在报纸上捅出去,也算给他点压力。

警察笑的肚子都疼了。说你给他压力?莫不是他在给开发商压力吧?你们太异想天开了。开发商不比你们着急?地段开不了,银行贷的款还要利息,他们比你们着急多了。

听了小李说的事情,张勤问小李,怎么主任让我去?

小李说,这里的几个外勤人员谁想去啊。别再让他浇了一头尿水,那还不倒霉透了。主任派谁,谁都推三阻四,想着各种理由不去。你刚从外地回来,自然不知道这件事,只有让你去完成这项艰巨任务了。小张,好好表现吧,领导是看重你的。

张勤如果要是早点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难办,其实他是完全可以找个不去的理由的,可这下不行了。他要是再到主任面前说不去,显然是不给领导面子,这以后的工作估计也不好办了。想到这些,张勤只好先试试再说。真不行了,再到主任那里推脱,也好说点。

其实黄家胡同很久前并不是叫这个名字。

它有个地名,叫黄家湾。之所以叫黄家湾,是因为在前面不远处,有一条河流,黄家湾以前只住了几户姓黄的人家,到了解放后,也就是到了五几年,这个地方住的人多了,成了杂姓。姓什么的都有。

那条河流直通天津卫,船只每到了这个地方,就停下来歇息,一些有家眷的人为了不让自己女人受累,就把家安在这个离河岸不远的地方,久而久之,形成了气候。到了文革中期,运送货物的船只,都不在河面上行驶了,这个小码头也就被废弃掉了。至今,走到这个地方,还能看到靠在岸边被废弃了的破烂木船。

顾宝林是后来随着家人来这里居住的。顾宝林小时候得了病,因为没钱治疗落下了后遗症,走起路来,还是一拐一拐的,加上他是个罗锅,所以到了二十多岁了还找不到一个老婆。有谁家女子愿意嫁给他呢?当初,顾宝林母亲为了儿子婚事,很着急,曾经找了个算命的给看了看。那个算命的在扳着指头算了生辰八字后,对顾宝林说,你儿子一定会有媳妇的,只不过要到三十来岁。算命的还说,顾宝林的婚事和一棵树有关系。

顾宝林母亲猛地就想起了在黄家湾有一棵硕大的老柳树。这棵老柳树在黄姓人家还没来之前就存在了。估摸着,也有百年的年龄。这棵树当中有一个节瘤长的稀奇古怪,看着挺吓人。特别是到了晚上,走到了树下,猛地就会被树上这个古怪的东西吓一跳。这棵树周围几米地方都没人建造房子。所以,自然形成了一块空地。正是因为这棵老树长的古怪,这里人们都有些迷信,谁家有些什么事,都会到这个地方烧几炷香,磕几个头,以求平安。好像这棵树真有什么神灵能保人平安似的。

顾宝林母亲在文革前,经常到这棵树下烧香,直到了文革时期,破除迷信,才不敢明目张胆地来了。不过,顾宝林母亲还是会偷偷来。她相信算命仙说的是不会有错的。

直到有一天,大运来了,一个女子投到了顾宝林怀抱。

顾宝林每逢走到这棵树下,就回想起在几十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是文革初期,正是社会大搞批斗运动时期。有一天半夜时分,顾宝林从家里出来,本来是闲的没事瞎逛,走到了这棵老柳树前,顾宝林猛地看到了在树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这个晚上,天特别黑,天上没有月亮,黄家胡同连个路灯都没有。此刻,住在这里的居民都已经睡下了。顾宝林好奇,慢慢往这个黑影下走过去。他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个人正在往树上挂东西,顾宝林本来想转身往回走,可当他转身想走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顾宝林停下转身仔细看,就看到那个在树下的人站在了一个高东西上,猛地就踢开了那个高东西,黑影整个身影就挂在了树上。顾宝林这才猛地醒悟,这个人是在自杀。

顾宝林拐着腿急速赶到了树下,也没看清楚是个什么人,他抱住了这个人的腿,拼命往上举,高喊着快救人啊!快救人啊!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顾宝林的喊声显得很瘆人。住在这里的居民都跑了出来,当他们一同将挂在树上的人解下来时,这才看清楚了,原来是个年轻女子,这个女子叫黄玲,在不久前,她父亲被打成了反革命。在单位,她也被牵连,由于想不开,才走上了这条路。居民们知道黄玲的家庭背景。都不愿意过多关心这件事,在那个时候,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看着人没事了,都离开了树下回了家。

为了防止再出意外,顾宝林母亲让儿子将黄玲背回了家里,再怎么说,也不能让这个女子再次上吊吧。

虽然顾宝林身体有残疾,可脸并不难看。如果不是身体有残疾,也算得上是个帅小伙。救了这个女子,顾宝林并没有对女子有什么想法。他把女子背回了家中,就独自一个人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里去了。不过,那一刻,在背着那个女子时,顾宝林内心还是有萌动的。一个柔弱的女子在自己背上,他能感觉到女子身体的温度,还有女性身体特有的气息。躺在床上,顾宝林翻来覆去,他悄悄又来到了母亲房前,顺着门缝往里看,他看到那个女子和母亲在说话,他也隐隐地听到了女子对自己母亲说的一些话了。从女子断断续续哭着说的话中,顾宝林大概知道了一点,这个女子要轻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她在单位被一个人给侮辱了。这也就是女子要轻生的主要原因。

那个晚上,顾宝林第一次失眠了。顾宝林满脑子都是是那个女子的容貌。当他背着女子回到了家中,在黯淡的灯光下,他看到了女子惨白的面孔,竟然是那么楚楚动人。

多少年后,当顾宝林已经是满头白发,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时,当他站在先离开了他而去的老伴黄玲遗像前,顾宝林还能想起了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

在那个晚上,黄玲述说着自己遭遇,顾宝林母亲听完后,紧紧地抱着黄玲。母亲对黄玲说,闺女,你就住在我家里吧。

黄玲父母已经被发配到了边远的地方劳动改造了,家里就剩下了黄玲一个人。此时的她,觉得很无助,很绝望,望着眼前这个慈祥的老人,黄玲那一刻内心是热的。她点点头。后来,当顾宝林母亲对黄玲提起了婚事时,黄玲愣怔了片刻,问顾宝林母亲,您老不嫌弃我?我已经不干净了。

顾宝林母亲脸上露出的是慈祥的微笑。

几十年就这样一晃过去了。如今是生活越来越好,只可惜,顾宝林老伴过早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顾宝林觉得遗憾的地方。他总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老伴,因为他没能给过老伴美满的生活。如今膝下三个子女都已经长大成人,他更多考虑的却是子女们的利益。就比如这次城市改造,拆迁房子,虽然开发商给的条件不错,可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在价钱上要求更高点。说什么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听了开发商的忽悠。

张勤要找顾宝林,但他没有贸然前去,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吧。张勤先是了解了一下顾宝林的历史,然后又找到了开发商了解情况。

接待张勤的是个项目部经理,大腹便便,一个酒糟肚子凸显在皮带外面。听了张勤说要去找顾宝林,这个经理咧了咧嘴说道,这老家伙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是上面有政策,老子早就把他摆平了,让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种恶狠狠的口气,实在是让张勤心里不舒服。

张勤当然知道,在早几年,开发商是不会顺从被拆迁户的。那时候,他们都会找些混社会的年轻人,只要不按照开发商的要求搬走,少不了每天折腾。以前群众有过这方面反映,张勤也做过一些反映。对这种负面的反映,张勤也没少吃苦头。最起码他接到过威胁电话。近两年,上面有明确规定,不许再搞那套不合法的行为。结果好了,这些事都瘫在了区政府。区政府也会在适当时候把这些工作摊牌到社区。这就是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如果真的碰上一个难缠的主,社区主任也不免头疼,一个小小社区机构,根本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因此,对这种差事,社区也是能推就推。按照社区主任私下的话,上面把肉都吃了,骨头也啃了,甚至汤都喝光了,最后擦屁股的事让我们去做,嗯,谁想做谁去做吧!

也就是因了这种状况,当张勤从开发商那里出来直接到社区找主任时,虽然主任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但脸上却能显现出有那么一丝遮掩不住的冷漠表情。当然了,主任也不会傻到让张勤看出来自己的不乐意。他给张勤倒了一杯茶水,上了颗烟,整个脸上都是笑容。张勤对主任说,主任,是不是派个人跟着我一起到那个顾宝林家看看?我们主任让我去做做他工作,是不是能尽快搬迁,不然,总是搬迁不了,上面追究下来,我们区上也不好办。

主任笑着对张勤说,你也知道,不是我们不办,我们都已经去过几次了,我们一去,顾宝林就问我们,能不能解决他的实际问题。你说,我们一个小社区,怎么能解决他的问题?我当然不能承诺他什么了。我只能告诉他,我们解决不了问题,如果要解决问题,还要找上面。顾宝林这个人太难缠。你可要有思想准备。

张勤说,他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吗?开发商给他比别人多点不就行了?只要双方都不吭气。

主任说,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给了他别人就不知道了?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知道了,开发商往下的事情就更加难办了。前两天,开发商偷偷找人往他家门上摸屎,搞得臭气哄哄,就为这,顾宝林差点没到市政府去上访,搞得我们赶紧帮助他擦掉了门上那些东西。现在不是区上还要让我们防止上访人员嘛。我们基层工作难做啊。

张勤说,那主任你说,我这个工作就不做了?不做了,我回去也不好交代啊。

主任说,当然不能不做了,走走形式还是可以的嘛。一会我跟你去一趟,先不谈搬迁的事,就说是了解家庭里有什么实际问题,以往,你们那些工作人员先去了,都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人家一个平头百姓能吃你们那一套?

张勤说,开发商应该到法院去起诉这个顾宝林,让法院判嘛。

癫痫病发的时候要怎么急救
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权威
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瓦解冰泮网 | 茂名市论坛 | 三年级黑板报设计 | 南宁香格里拉广场 | 针灸视频下载 | 羽田桃子作品 | 商贷利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