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华蓝天航空学校 >> 正文

【酒家-小说】把心还给我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开始写字,专编那些赚人眼泪的缠绵恻悱的爱情小说。有时候触动了某些人的伤心,会问我,爱情是什么?

我很坦白地告诉她们,我并不相信爱情,我的眼里没有爱情。爱情,不过是由两个没有表情的字而组成的词语。

她们很惊讶,你不相信爱情那怎么能编如此唯美的爱情故事?

我想,古龙和金庸应该没拜过师没学过武,更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吧,他们的武打小说不也非常精彩?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本只是想象,只不过是我们去美化去爱慕。

我不想说,不相信爱情的我只是一个男人的情人。这是我给这段关系的定义。情人这角色,说出来多少有点尴尬,无论是为情或为欲或为物质。何况他并不算帅,甚至,也说不上对我好。我只是习惯了有一个男人在我的思想里,他偶尔入侵我的生活。

他从不看我的字,甚至我替换的每一个代表着我的心情的签名,也视而不见,不会问我,“乖,你快乐吗?”不会看着我的眼睛,情深款款地对我说,“我爱你。”可说是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人。所以,我实在是说不上爱他,只是在一起而已。

我想,有一些所谓的爱情,也就不过是这么的一种各取所需的男女关系,在我饿的时候,有一个人请我吃饭,在冬天的某些冰冷的夜里,有一个人给我暖脚。

只是,就算我得到再多,也满足不了心的需要。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的。

慢慢地,我认识了更多的人,都是因为文字而走在一起,对他们的了解,以及他们对我的了解,比情人更甚。我和他们一起的时间,也比和情人一起的更多。

甚至,我觉得我爱上了他们其中的一个男子。虽然我们从没有单独一起过,只是一大伙人聚一起唱歌,吃饭。我始终是安静地听他与别人说话,看他笑。穿过那么多沸腾和热闹,他落在我心里,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遥远。

有时候,我们总会犯下相同的错,那是所有坚硬中的软肋,是命中的劫。比如我,总会迷恋上这样的男子,像水中花,镜中月,很美,很虚,对不对?

德东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在我心里,完美如神,虚幻亦如神。他温文儒雅,还事业有成,行事自我却责任心强。最美妙的事是和他一起,视我如公主,跟随我左右,侍候我事事,即使是杯中水若是过烫,他也愿意为我吹凉。

我问,你的工作呢?

他说,所有的工作都因为你要来而提前作好安排。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时光,我不允许有任何事情来打扰。

曾经的最美,就是他曾给予的两个人的时光。

真的,那么多的美好都是他赠与,即使这只是生命里的一场空欢喜。

他的嘴唇贪婪于我洁白的肌肤之上,他的双指颤粟于我柔软的乳房之间。他喃喃的耳语至今像一把野火一样焚烧于我心之旷野——宝贝,我好爱你,你好美!

他是爱我的。我告诉自己。

而我,是多么的迷恋这样的爱里,他让我觉得,我是世间最美女子,值得世间最好男子去爱去拥有。

爱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多好,而是他让你觉得你有多好。

后来,在寒冷的冬夜里听着黄耀明媚惑地声声唱道“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我的泪潸然而下。亲爱的德东,失去了你多年我才明白——爱情之美丽,在于她的易碎与不可弥补。而这正是我所不能正视的。

亲爱的德东,失去你后,我变得害怕寂寞,害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寂寞吞噬,我觉得一切都很空,需要什么来填充。

这时,我和陈列在一起已经开始了两个月。

五个月前,正是酷暑,因为高温,因为血压低,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的我中暑,突然地昏倒在陈列的面前。

陈列,独自经营一间书店,一间精品店。那天,我正好昏倒在他精品店的橱窗外,他正好从店里走出来。

他对我很好,好得一踏糊涂。也不知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或是他今世的劫。他说,朱儿,这是我前世欠你的,所以,才会让我第一次见你,你就在我怀里了。他说这是上天为他安排的缘份。

我幽幽地说,有缘无份空痴想,有份无缘暗凄凉。

他听了,害怕得像要马上失去我似的,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很紧很紧,就像我曾经抱过德东的力量一样。只是,有些人,再用力,也注定是手中沙,越是用力,失去得越快。

人越是害怕失去什么,上天就越是让你失去什么。

是我要说分手,不是陈列变了心,也不是我变了心,只是再也承受不起这样重的深情。本只想要一点点阳光,只需要让心始终有那么的一点温度。可是,他却给了我炽热的太阳。

我害怕了,无论是燃烧或是被燃烧。

陈列红了眼,他舍不得没有我,更舍不得我没有快乐。

朱儿,我知道你不快乐,就算我再爱你,你也不快乐。

朱儿,我不知道你在寻找什么,所以我不能阻碍你的脚步,只请你记住——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朱儿,你爱过我吗?

……

德东,你爱过我吗?曾经,我也如此苦苦相问,等你说一句“我不爱你”便可甘心再会无期。可是,你不说,你一直不说“我不爱你”,你只对我说“我爱你”,不停地召唤着我往回望往回望,希望在回时的路上可以与你重逢。

可是,寂寞让我的脚步无法停止,在寻觅,在放弃,然后再重新寻觅,再放弃,再寻觅,再放弃。

我想过,那个我爱爱我的男人,也许下一个就是了。

2

我走呀走。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游泳池,那个游泳教练帅得迷惑了我的眼睛,于是,停下了脚步。那天阳光真是好,我仰起头,眯着眼睛,看着教练健美的身姿,想像他矫健而又有力的拥抱,有一种昏眩的感觉。突然,不远处清脆的“扑通”一声,改变了一切,水面上那美丽的倒影,那幅来自遥远国度的浮光掠影画,立刻像玻璃碎片一样,东一片西一片地散开来,我的心也随之碎了一地。原来,越是美丽越是幻觉,幻觉只存在于刹那间。可我想要的是,永远。

我惟继续前行,我只能这样走下去。

天黑了,眼前出现了一间叫“忘情水”的酒吧,就那样身不由己地走了进去,有一把沙哑的女声正在唱着“iwannacallthestais……”,像一种莫名的力量留住了我的脚步。请相信我,醉生梦死是一种惊艳,足以摄人心魄,让人沉沦得无法自拔。

所以我只想把自己灌醉,像醉死在美好的爱情里那样。

醉倒之前,是一个陌生男人向我走来,他不帅,但此刻看起来有点型。他的嘴角同样带着醉意,问我,姑娘,何事如此失意?

我叹口气,醉意朦胧,软软地说,公子,何以你如此美丽?是哪个聊斋故事里走出来诱惑的书生?

再叹口气,说,公子,莫非你不知道,越是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么?你何以过来诱惑我?

再举高手中杯,问,爱情是杯毒酒,公子可敢尝?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很明显的事情,我喝高了,自己把自己灌醉,醉得不醒人事,所以当我醒在一张陌生的床,一间陌生的房间时,除了头痛欲裂之外,还有梦里不知身是客之茫然感,最后是惊慌失措。

一夜情?昨晚我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做爱了?不,不,那样我宁愿杀死自己。

要不是一眼瞥见床头上的纸条,我就真的从这阳台上跳下去了。生无可欢,死亦无惧。失心的女人特别勇敢,没有什么不敢的。

纸条上的字体苍劲有力:姑娘,昨晚你喝醉,醉得无法说出你家地址,惟有将你送我家。请放心,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现出差外地,你离开时,请带上门,我们有缘会再见。严格字。

一个月后,他得意地告诉我,那晚,我通过你的手机保存了你的号码在我的手机。我对自己说过的,我要找到你的。这不,找到你啦。

你看,很多事情的开始都像未知的风景一样,充满着美好的诱惑,才会让人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只是,越走下去风景越是索然,心会越凉罢了。

严格,一个离婚三年的男人,他害怕婚姻里女人的占有欲望和霸道,他向往自由的生活,向往无拘无束的关系。就这样,我成了收留了我一晚的严格的情人。

承认吧,爱不过是寒冷的冬夜的一把野火。承认吧,不过是因为夜太黑风太冷。承认吧,寂寞的我太容易爱上一个人,总会轻易地把遇上的人都当作浮木,何况是一个懂得尊重我的男人。只是,很多时候,我和他各有各生活,互不干扰。他有他的忙碌,我写我的字,我不走进他的生活,他不走进我的内心,只是寂寞的时候,身体会热烈地交缠。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已经很累很累了,只想在一个个疲累的夜晚,不再眼光光不再失眠,不再感觉到心像一个空洞,见过再多的风景,吃过再美妙的食物,穿过再漂亮的衣服也无法填充的空洞。我无力地看着它越来越大了,深不见底,有一个人,站在洞底,扛着铁锨,不停地挖,不停地挖。

直到有一天,我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模样,他有一张熟悉的脸,刻着一个熟悉的名字,站在一段旧时光里,不言不语。

他忘了曾经对我许下过海誓山盟,忘了曾经与我抵足相缠,忘了曾经说,没有我,勿宁死。

忘了他曾经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五彩缤纷。

他全忘了。

我终于看明白了,我不爱陈列,不爱严格,不爱那些曾经以为自己爱过的男人。

我只爱德东。只想要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就算他已经放弃了我。

有些人说放弃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仿佛不过是扔掉手中一张过期的报纸。德东,我的美丽,我的爱也是一张过期的晚报,再没了阅读的心思了吗?可当初你不是说这会是一辈子吗?

我说,女人的美丽只是一时,总有一天我的头发花白,牙齿掉光,只有拥抱的力气,没有做爱的力气,那天,你还爱那个老态龙钟的我吗?

德东你说,爱,我会一直爱,一直爱,不管朱儿是一个什么钟的女人。

我笑了,说,那我做你的闹钟,天天吻你起床好不?

可我还来不及变成一个闹钟,你就已经放弃了这一切。德东,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不,这般轻易地推翻我所有对爱的信仰和诚信,只留一座空城。

3

这个夜的月色特别美,我看着严格的眼睛,他的表情如月色一样朦胧,看不清爱或恨。

我说,我有一个未了心愿,那么多的事情都做过了,想做一件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可以吗?

而我,就欠他一个拥抱。

等不到他答应,我一个转身,就抱住他的腰,把脸贴进他的怀里。

把所有的,都埋在这一时这一寸。

第一次发现,严格很高,高出我一个个头,还有,他的胸很温暖,暖得想让我就这样睡着了。

可是,不能,因为下一秒我要向他说分手。

在车里,他笨拙地解着我的文胸扣,手忙脚乱地。

我轻笑着落泪,还没学会解吗?我单手都能轻松解开。看来你还需要再练习。

他不接话,干脆粗鲁地把我的上衣往上拨,埋头亲吻,胡子像刺一样扎痛了我。

他从不肯说我很美丽,也从不肯说我爱你,可是,这刻,他的眼泪就滴落在我的心脏之上,像火一样灼痛我冷清的心。

严格说,朱儿,我可以给你一个家,可是,朱儿,你能把你的心给我吗?你的心到底在哪?

车窗外,夜色蒙蒙犹如罩一层薄雾,谁又看清了谁的脸?不远处有点点灯火,若隐若现。传说中,每一盏灯表示一颗等待的心,为何惟独没有我的那盏?

我的身体给了你,你怎么不把我的心还给我?德东。

4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居然搞了个同学聚会,那段纯真而又懵懂的光阴在午后的窗台上不停地跳跃,在提醒着我,很久很久以前,久在德东还没出现在我的生命之前,我曾经那么固执地喜欢过一个男生。可是到今天,他的脸已经变得模糊。

而他,只对我说过一句话,我不喜欢你,请你别影响我读书。

那年,我有怪他了吗?怪他的无情?怪他的绝情了吗?

没有,我只是非常伤心地转过身去,站在远远的一个边角上看他,看他把头埋在一堆书本里,不曾抬起过头来望我一眼。

曾经,我以为这会是我一辈子的记忆,一辈子的痛。

可是,当晚,他坐到我的身边,对我说,我只认出你。我只记得你。

那刻,看着那张未曾被岁月改变的脸,忽然觉得原谅一个曾经爱过恨过怨过等过的人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凌晨的星空下,他把手伸过来,给我牵牵你的手,以前没能。

给我抱抱你,以前没能。

给我亲亲你,以前没能。

……

这是我第一次喜欢的男孩子呀,这是我第一次的眼泪呀,这是我第一次的心痛呀。可为什么这人还是那人,这手却不是那手,这怀抱不是那怀抱,这嘴唇也不是那嘴唇?

他牵引着我的手,牵引向着某个部位。我是那么清楚地感知到他的冲动,像一只烦燥的小兽在冲突着出口。

在他的眼睛里,燃烧的是,欲望。

你要身体还是心?

那你呢?他反问。

你能把你的心给我吗?

你摸摸看,我的心还在吗?

我左手按着他的右心房,右手按着我的左心房,触摸出来的,居然是一样的感觉——空心。

你能给我什么?身体或是心?他问。

我想给你,我的心。可是,已经不在了。

5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淡忘了时间这个概念是长或短,是深或浅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收到一封来信,内里是一张深蓝色的信纸。

立于窗前,窗外是喧嚣的热闹的厌烦的,仿佛那是与我无关的一个世界,然,我又必须生存于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如人对感情的索求一样——一个人怕孤单,两个人怕辜负。总是这样,远了又近,近了又远。

一阵风吹进来,吹落了桌上的信纸,摊开了几个字“来青岛,我在等着你”。

一个月后,青岛,我循着信纸上的地址而来,看见蓝蓝的天空,碧绿的海,还有青翠的树木,充满着活力,充满着生机,仿佛是重生一样的欢喜。

我推开虚掩的门,看见了一个人----他曾经在我的心底住了那么久,阴着一张脸,不哭也不笑。

如今,他的脸上挂着轻轻的笑容,仿佛迎接一个出远门的妻子一样,“你回来了?”

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饮食疗法是否有效呢

友情链接:

瓦解冰泮网 | 茂名市论坛 | 三年级黑板报设计 | 南宁香格里拉广场 | 针灸视频下载 | 羽田桃子作品 | 商贷利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