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宁香格里拉广场 >> 正文

【八一】因为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咚咚咚”

“谁呀?”

“快递!”

一听是快递,尉迟薇薇“呼啦”一下钻出被窝,跳下床,趿着熊猫拖鞋,三步并着两步蹿到防盗门前,理理头发,整整睡衣,哈哈气,然后露着微笑打开房门。

“我是紫蔷薇花店的,有人为你定了花。”戴着蓝色口罩的快递哥把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递到尉迟薇薇手里瓮声瓮气地说。

“谢谢!你不是我们小区的,守门的咋也放你进来了?”尉迟薇薇望着快递哥疑惑地问。

“我给他说是县医院二十多天没回家的医生特意委托我的,他就准我进了。”快递哥挠挠头,憨笑着解释。

“辛苦你了,拜拜!”薇薇洋溢着幸福,挥挥手,关上了房门。

“算你有良心!”薇薇的脸贴近玫瑰,看着贺卡,眉毛扬扬,鼻子哼哼,“如果情人节你食言,俺就和你……”

薇薇把玫瑰花轻轻地放在茶几上,一屁股坐进沙发,掏出手机拨打“没你我也要开心”的电话。

“嘟——嘟——嘟——”

“你好,艾医生去查房了,你等会儿再打吧。”一个女声语气急促地说。“查房,查房,天天不是看病就是查房,不是查房就是开会,我这恋爱谈得……”薇薇撂下手机,嘀嘀咕咕地仰躺下去,“我就不该找个医生当男朋友!平时见面难,这疫情期更不用说了。”

“嗨,有个医生男朋友有啥不好呢?见不到面就不见呗,我们互相爱,迟早会见。”薇薇一转念,瞬间就阳光灿烂地两手抱头,并拢两腿,做起了仰卧起坐,“一、二、三……五十八、五十九、六十,累死我了。”薇薇气喘吁吁地起身,搓搓额头,抹抹脸颊,洗漱去了。

洗漱完,薇薇一边煮白水鸡蛋,一边削着苹果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早餐还是午餐呢?都十一点过了,这疫情把俺的生活规律全打乱了。”薇薇嚼着苹果,掀开锅盖,捞出鸡蛋,调杯牛奶。吃完早餐,薇薇打开电视,听着音乐,手又不自觉地伸向贺卡。“薇薇,情人节快乐!特殊时期,你多理解。艾爱!2020年2月14日”薇薇举着贺卡,大声地读了一遍又一遍,“啵啵啵”地亲吻着“艾爱”两个字,一副沉醉的样子。

自从认识艾爱,薇薇的脸哟,就像一朵绽放的牡丹花,眼睛时常也眯成一条线。薇薇是孤儿,在她读小学四年级那年的暑期,爸爸妈妈为了救她,不幸双双离世。之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才从自责、痛苦、无欢乐中走出来。

薇薇的老家有一条河,河流不宽,但水很深。年年暑假,薇薇几乎每天吃过晚饭都要和爸爸妈妈以及好同学去河边散步、戏水。每次戏水,爸爸妈妈都会叮嘱“就在河边玩,别走出去了,注意安全!”薇薇和同学也总是脆生生地答应“知道啦!”可世事难料!薇薇十岁的暑假成殇!

那天薇薇和同学跑到一块不很平整的大石头上玩。大石头离河面有一定的高度。她们把湿湿的河沙一抔一抔地抔到石头上捏沙人。冷不丁的,一个小男孩一纵步跳上来撞到了薇薇,薇薇一趔趄,没站稳,“扑通”一声跌进河水里。恰好一艘货轮驶过,涌起了一阵大波浪。薇薇在众人的眼皮子下被冲到了深水区。爸爸妈妈尖叫着“薇薇”的名字跳进了河里。岸边的人全都惊呆了!薇薇的同学吓傻了,闯祸的小男孩哇哇大哭。“会划水的快下去帮忙啊!快打120和110啊!”一个白发老者用拐杖接二连三地敲打着鹅卵石,着急地大声疾呼。“扑通”“扑通”“扑通”回过神来的三个大叔几乎同时跳进河水游向薇薇他们。薇薇和父母时而露出脑袋,时而不见身影。“扑通,扑通”又有人跳下河,救援的好心人越来越多。“不好了,只看到一个人挣扎……”岸上响起颤抖的声音,薇薇的同学撕心裂肺地哭叫“薇薇,阿姨……”“遭了,遭了……”围观人群纷纷摇头哀叹。

很快,“呜呜呜”的笛声刺耳地长鸣,110警车和120急救车呼啸而来。医生、护士麻利地做好抢救准备工作,警察同志维持秩序并用对讲机向河里的救援人员喊着“注意安全,等海事局的汽艇来了你们就上岸,由他们负责救人……”之类的话。

“上来了,上来了,大家让开一下。”身材娇小,声音甜美的护士边调整担架的位置,边强调,“剩下来的事情交给医生,其他人统统向后退一米。”

被好心人救上来的是薇薇,她已经人事不醒了。岸上,医生争分夺秒地急救。河里,五个好心人轮番潜水寻找薇薇的爸爸妈妈。

“突突突”几艘小汽艇由远及近,“飞”向出事水域,开始了专业救援。“河里非专业救人的同志,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请你上岸!请你上岸!”110队长看了看手表,对水中救援人重复地喊话。

十多天后,薇薇爸妈的遗体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找到。当所有人看到他们遗体的姿势时,无不泪目。薇薇妈的连衣裙摆在薇薇爸的皮带上打了一个死结,薇薇爸的右手紧紧扣着薇薇妈的左手……薇薇泣不成声说爸爸会游泳,妈妈不会,这是爸爸为了不丢下妈妈……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

从此,薇薇和舅舅一家生活,直到读大学前。

大学毕业,薇薇有很多机会留在大城市。但她选择了回家乡,回到这个刻骨铭心的地方,回到爸爸妈妈生前任教的学校,继承爸妈的遗志,当了一名中学语文教师。

不久,舅娘托人给薇薇介绍对象。薇薇很排斥,她不喜欢相亲,但她很懂事。她觉得若不是舅舅、舅娘的照顾和付出,就不会有她今天的一切。

每每想起和艾爱的第一次见面,薇薇就忍不住“扑哧扑哧”笑。在“好又来”餐厅,热心红娘万阿姨指着斯斯文文的眼镜男说:“薇薇,这是艾爱,县人民医院内科主任医师。”“爱爱?”薇薇用手掩住嘴,眼睛偷瞄着,心想他父母真会取名,小时候叫叫“爱爱”还行,这大了,老了,若还“爱爱”“爱爱”叫着,不笑才怪。

“艾医生,这是尉迟薇薇,”万阿姨拉着薇薇的手说,“她是老师,在县一中教初中,可受学生们喜欢了。”

第二天,万阿姨特意去学校问薇薇啥感觉,薇薇浅浅一笑说:“没啥感觉,就觉得名字好笑。”“人家姓艾,父母希望孩子做一个有爱心的人,所以就取名艾爱。”身材臃肿,眼睛发光,说话像打机关枪的万阿姨如是说。

“哦,我以为是爱爱。”薇薇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和记事本,龙飞凤舞后递给万阿姨。“哈哈哈,哈哈哈,薇薇啊,你真逗。”万阿姨笑得前俯后仰,“不过,若你们有缘,指不定哪天艾爱就成爱爱啦!”薇薇恬笑,挽着万阿姨丰腴的手臂低声说:“谢谢阿姨牵线搭桥。”

“薇薇,人家艾医生说对你的感觉挺好。”阿姨抹抹眼泪花,眉飞色舞道,“你试着和他交往交往吧!”

“嗯,处处看吧。谢谢阿姨操心!”薇薇嘴里说着,脑子里却在回忆艾爱的模样。

缘分,冥冥中似乎早已注定。薇薇和艾爱很快就坠入爱河。随着时间的推移,薇薇越来越黏艾医生。用薇薇的话来说,艾医生温柔、体贴、细心,让她好像回到了有爸爸妈妈的时光。

不过,薇薇在满足中还是有一些小小的失落。因为艾医生年轻有为,加上县医院缺内科医生。所以,艾医生休息日加班已成常事,约会时中途被叫走也司空见惯。最初,薇薇很理解,很支持。她想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不一定要经常约会,或花前月下,或逛街看电影……可是,女生就是女生,尤其在脆弱时,她好想好想与心爱的人形影不离。于是,她不再矜持,不再等待。但主动约了几次,艾医生的时间都不凑巧,薇薇也就放弃了念头,只等被约。

艾医生不是呆子。只要有时间,他都会陪伴薇薇,为薇薇下厨,做薇薇的心灵抚慰师。

艾医生永远不知道薇薇什么时候把他的电话、微信、QQ都备注成了“没有你我不开心”。但他知道,薇薇需要他呵护,需要他关爱。尽管他的时间有限,但在有限的时间里,他都会尽量和薇薇待在一起。

腊月二十六日,薇薇带着艾爱去舅舅家团年。席间,艾爱举杯敬酒时说:“舅舅舅娘,我要带薇薇回趟老家,除夕那天的车。”“好啊!是该拜见拜见你父母的。”舅娘戳一下薇薇,假装埋怨道,“你个丫头,还稳得住不给我们说。”“我本来打算今天说的,哪想他抢先了。”薇薇嗔一眼艾爱,做着鬼脸说。

未曾想,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让他们的美好计划落了空。回不去老家就算了,可近在咫尺的两个人也仿若你在天涯,我在海角。

他们已经22天没有在一起吃一顿饭,更没有一次牵手,一个拥抱。

除夕夜,薇薇笑嘻嘻地走出舅舅家的门,怏怏地回到自己的家。在新闻报道的紧张气氛中,在冷清清的夜晚,她时而自言自语地给男朋友发信息,希望他保护好自己,不要太辛苦。时而怀着侥幸心理发起视频聊天,特想看看他是不是憔悴的脸,特想听听他是不是沙哑了的声音。可惜,一天天过去,都不见回音。“疫情这么严峻,他肯定忙得没时间也没心思看微信,干脆打电话问候一下。”薇薇想着,做着。但都是打通了,要么是护士帮他回一句,要么无人接听。

“算了,别再给他发微信打电话了,免得他说我不懂事。”薇薇这样告诉自己。

一个人的夜啊,漫长而孤寂。“我得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快乐防疫。”薇薇玩“快手”,发“抖音”,看搞笑视频。除了睡觉时间,薇薇都会让自己的世界充满欢声笑语,充满幽默风趣。“感谢爸爸妈妈把我生在这个时代!”薇薇在日记中写到,“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电视机、手机、电脑,我该如何打发这不出门、不聚会、不走亲访友的每一天!艾爱,看来我还得把我给你的昵称改改,改成‘没有你我也要开心’。对,‘没有你我也要开心’!”薇薇顾不得合上本子,笑呵呵地把艾医生的备注一一修改。

“疫情啊,你何时才到头?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的第一个情人节啊,我不想一个人孤单单地度过。”薇薇改完备注,把头伸出窗外,看看霓虹灯下的空城,望着县医院方向,虔诚地双手合十。

“咚”的信息提示音在万籁俱寂的午夜特别令人兴奋。薇薇一看昵称,心,竟如初吻时狂跳不已。“薇薇,明天有惊喜。想你!我很好,勿挂念。勿回!”

是夜,薇薇抱着这条信息安然入睡,并做了一个从来都没做过的梦:她带着艾爱回家,爸爸在笑,妈妈也在笑。笑着、笑着,爸爸妈妈从身后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不由分说把他们捆在一起……

“戴口罩,讲卫生;勤洗手,勤通风。打喷嚏,捂口鼻;有症状,早就医……”薇薇被街上防疫宣传车的喇叭声惊扰,梦,于朦胧中戛然中断。

“爸爸妈妈把我和艾爱捆在一起之后又怎样呢?”薇薇翻过身,闭着眼睛努力地回忆梦境,可怎么想也想不起。

“爸妈干嘛要把我们捆在一起呢?”薇薇辗转复辗转,“爸妈是要我们永远不分开?嗯,应该是。”薇薇抿嘴笑,赖在床上幻想梦的结局。

恰在此时,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玫瑰花儿笑了,贺卡笑了,“艾爱,你在笑么?”薇薇摩挲着和艾爱的合影,又开始写日记,“你是我的恋人,可你属于需要你的病患。你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忙碌的身影最美。春已暖,花正开,小鸟叽叽……愿弥漫人间的瘴气早日消散,爱爱你早日回!”

鸡西治疗癫痫的医院
原发性的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
陕西癫痫治疗医院哪里好

友情链接:

瓦解冰泮网 | 茂名市论坛 | 三年级黑板报设计 | 南宁香格里拉广场 | 针灸视频下载 | 羽田桃子作品 | 商贷利率表